短篇散文_优美短篇散文精选_好送彩金的平台大全 - 送彩金的平台
好送彩金的平台大全 > 散文精选 > 短篇散文 > 列表

送彩金的平台

  • 状元效应

    状元效应 李晓露中考考了个全区第一,成了状元,嗬,好样的,这女孩一下子成名人了。 李晓露个头不高,瘦瘦的身材,大大的眼睛,高高的鼻子,外貌着实没有什么特点,从百名...

  • 你的爱情要什么

    你的爱情要什麽 强子和燕儿从小一块儿长大,两人从幼稚园、小学、中学一直读到大学,都在一个班,算得上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了。毕业后两人又一起应聘到同一家公司工...

  • 蔓延的火

    蔓延的火 张三睡醒的时候,天已大亮。张三有早起的习惯,这回睡过头,原来是闹钟出了问题。虽然到公司上班的时间还很充足,不会迟到,但张三心裡还是感到有一点不舒服,他...

  • 点蜡烛的男孩

    点蜡烛的男孩 ●【美】马瑟格德弗莱切 我的儿子凯文和伊瑞克小的时候,.非常调皮。在那几年里,骨折、缝针、校长给我们的告状信、撕破的牛仔裤,以及藏在他们床底下的许多...

  • 现代医院(5则)

    现代医院(5则) ◆ 人 才 两毕业生到某大医院应聘主治医生职位。 院长问:“某人额头被蜜蜂蛰了个包,如何救治?” 毕业生甲自信地说:“太简单了,只要搽点消毒药就行了。...

  • 您不会怪罪我吧

    您不会怪罪我吧 “好的,我马上去看看。”张民放下电话,拉上小周往小镇西边的无名寺走去。 今年的春节阳光明媚,暖风习习,特别适宜游玩。原本冷冷清清的无名寺,今年竟然...

  • 一个今天胜过无数个明天

    一个今天胜过无数个明天 有一段时间,每到下午的第一节课下课后,意大利摩德纳市音乐学院就会发生一件有趣的事:那些穿着整齐校服的声乐班学生们会拼命地从北侧的教学楼向...

  • ◆胸有成竹

    ◆胸有成竹 几年前的一天晚上,我和小马在地摊上吃烧烤,小马感慨地说:「强子哥,这次科室减员,我们科一共才七个人,一下子就减下去三个!我俩真是万幸,都被保留了下来...

  • ◆邂逅

    ◆邂 逅 三年前的一天早晨,我坐火车出差。进站后,我看到一个漂亮女孩的行李箱非常沉重,她提著很是吃力,就走上前去对她说:「我的行李少,要不咱俩换著提?」女孩说:「...

  • 三元铺(外一篇)

    三元铺(外一篇) 春天来了,暖暖的阳光照得人的心里发痒。到处是绿绿的、青油油的,把人衬托得格外的活泼。我便决意回三元铺去。 三元铺是生我养我的地方。这么多年来,三...

  • ◆美女红梅

    ◆美女红梅 今天中午,我和红梅在鸳鸯楼大酒店举行订婚仪式,编辑部全体人员都参加了,场面非常热闹。 订婚仪式开始后,编辑部张主任站了起来,先是对我们表示了祝福,然后...

  • ◆最浪漫

    ◆最浪漫 市裡举办「最浪漫」摄影大赛,我已经拍了很多摄影作品,但都不满意。 那天一早,我又抱了自己的单反相机满世界地乱跑,寻找著在这个世界上发生的最浪漫的事。我找...

  • 富人区

    调到银川以后,我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买房。买房之前,首先得把在固原的房子托人卖了——这一步进行得颇为顺利,因为一个朋友的帮忙,很快找到了下家,是一位急着让女儿在城...

  • 邻居刘姐

    ◆邻居刘姐 我和刘姐在一个小区住。一天,刘姐来到我家,恳切地对我说:「我们家老张要参选乡长,如果他这次选不上,肯定会自寻短见的。你一定要帮助一下他,投他一票。」...

  • 串门

    ◆串门 晚上,我正在加班写一份工作报告,张县长打来电话:「小王,如果走得开的话,就跟我出去一下,我在地下车库等你。」 我急忙搁下笔,坐上电梯下到了地下车库,我看到...

  • 浮在水上的汀州

    多年来,我一直在遥想汀州,怀想汀州,遥想她倾国倾城的风姿与韵味,怀想她明眸善睐、顾盼生情的容颜。在我的记忆里,汀州是一个村姑,她有着西施的清纯与美丽,晨曦中,她...

  • ◆素质教育

    ◆素质教育 那天上午在我上课时,班裡的李小刚同学一直玩手机游戏,我警告过他两次,但他仍低头玩得很欢。于是,我走过去,没收了他的手机:「你不但自己玩手机,还弄出声...

  • ◆信息时代

    ◆信息时代 今天又是星期六,早上七点,我又准时来到新时代广场开始了我一天的工作。 刚到新时代广场不久,我就看到那位三十多岁的男人又来新时代广场散步,于是忙迎了上去...

  • 流经楚国的江河(短篇小说)

    胡文斌要到楚地去。楚地一说,是他从电视上学来的。古人称湖北为楚。 临行前的那天晚上,殷红梅来了。不厌其烦地问起他的出行准备得怎样。胡文斌掰着手指,将心里的打算一...

  • 领掌员

    ●领掌员 从外地调来的王书记特别喜欢作报告,一个月下来,干部们总结王书记作报告有三个特点:第一,频率高。白天作,晚上也作;工作日作,双休日也作。第二,方言重。虽...

  • 服务档次

    ●服务档次 这天,公司办公室文员小张路过西大街,看见街尾新开了一家洗浴中心,装修得极其豪华。小张心裡一动:公司王总不是特别喜欢洗浴吗?自己一直没有找到机会向王总...

  • 山谷

    山谷 伊熙堪卓 雍牧推开企图抓住她手的大人们,号哭着跑下坑坑洼洼的机耕道时,我在心里咒骂了一句: 该死的噶色,你去快活吧!扔下你年幼的女儿一个人好好快活去吧! 那时...

  • ●级别

    ●级别 张三聪明好学,品学兼优,大学刚毕业就脱颖而出,以优异的成绩考进局机关,成了一名令人豔羡的公务员。 张三暗下决心,参加工作后,一定要更加努力,更加勤奋,争取...

  • ●接待攻关战

    ●接待攻关战 一年一度的年终考核即将开展,据小道消息,本次考核结果有可能作为近期提拔任免县管干部的重要依据。夹皮沟乡党委王书记在省委党校进修学习,得知消息后高度...

  • ◆张局长

    有一次我出差,在火车上遇到了一个西装革履、气质非凡的中年男人。我们相见恨晚,谈得很投机。 不知觉中,我就到了目的地,我说:“兄弟,真捨不得离开你,但这也没办法啊...

  • 美人鱼

    美人鱼 从前,每条线都涌起波浪,浪头打在海上,打在海边,盛开一朵朵洁白的花。我数着一分钟里浪扑上来的个数和心跳的次数是不是差不多。如果不懂潮汐规律,要想知道现在...

  • ◆风水宝地

    ◆风水宝地 一年前,我买了一套二手房,简单地收拾了一下就住了进去。 住进去没几天,就有人敲我的门。老婆听到有人敲门,正在去开,我忙制止住了:“别急,等一下再开。”...

  • ◆一千零一个牵挂

    ◆一千零一个牵挂 前几年国足征战世界杯,我不惜花费重金随队观战几个月,期间我的眼睛从来没有离开过国足头号前锋阿海。我为阿海每一次漂亮的带球过人而欢呼,为阿海每一...

  • 拥抱

    拥抱 康康压抑着愤怒,把眼泪逼了回去,刻意慢慢、慢慢地穿着衣服鞋袜,平伏着情绪恢复如常了,这才坐到客厅的小餐桌前吃庭竹给他热好的小米鲊。 不是我们吵架,是我们背后...

  • ◆淘宝

    ◆淘宝 我在这条繁华的大街上已经走了很久。我特别关注的是铸造青铜器的作坊。考察了十五家作坊之后,我终于看了到了一家铸造工艺最为精良的作坊。 我找到这家作坊的老板,...

  • ◆大平调

    ◆大平调 因为听说老爹进入了市梨园春戏曲大奖赛总决赛,所以,在总决赛开始前半个小时,蓝伶就坐到了电视机前等待著看直播。 总决赛开始了!老爹唱的是大平调《铡美案》中...

  • 驯牛记

    驯牛记 一 已经过了生育年龄的老老嬷终于要生了。我们都很高兴。那天晚上,四家人都派出了代表,去牛栏给老老嬷接生。破例的,还要给它熬制小米粥,是在我家灶台上熬的。因...

  • ◆独家消息

    ◆独家消息 我是本市电视台台长,我最关注的是我们市的新闻类节目。不但市台播出的每条重要新闻我都要亲自审稿,而且播出时我还总是目不转睛地盯著电视屏目观看,生怕会出...

  • ◆有缘人

    ◆有缘人 张县长是个大孝子,但这位大孝子如今却有个大烦恼:老爸就得了老年痴呆。 一天,张县长下班回到家,发现父亲不见了,张县长非常著急,立即动员亲戚朋友到处寻找,...

  • 幸福的方向

    幸福的方向 时: 初夏的黄昏。 地: 街边广场口 人: 男人三十岁,为人稳重坦诚,内心似隐存郁结。 女人二十五岁,心里暗恋这个男人。 路人一三十九岁,以蹬三轮车收旧物为...

  • ◆病友

    ◆病友 张三住进普通病房不久,李四就住进来了。 李四一进来,这个有四张床的病房就热闹起来。来看望李四的人很多,即使没人来看望他的时候,李四也很健谈,古今中外,天南...

  • ◆朋友圈

    ◆朋友圈 一年前,我用我的QQ帐号,建立了一个朋友圈。进入这个朋友圈子裡的人,多是我们单位的干部和职工。 平时,我们的工作也不算太忙,有时一天到晚的就在朋友圈裡玩得...

  • 大桥前面

    大桥前面 音乐起一一 你走过溪流, 走过山谷。 走过风风雨雨。 传播生殖健康道理, 宣传优生优育。 你柔弱的肩膀,扛起厚重的国策。 纤细的手指,敲开尘封的心灵窗户。 劳...

  • ◆面试

    ◆面试 县政府办公室要选调一名文秘人员,笔试几天之后,政府办通知我们四位过了笔试关的考生去政府小会议室参加面试。 面试由政府办刘主任主持。刘主任见我们到齐,就开门...

  • 结局出乎意料的微小说

    ★刚才给最好的闺蜜打电话:我怀孕了,先借我1000块钱应急!闺蜜回道:“不好意思,我老公当家,我发了工资都放在他那。” 听完我没有再说什么,挂断了电话。哎!真是人心...

  • 五百万贿选村长

    五百万贿选村长 杨叔,你在忙啥哩? 杨忠挖着地里的洋芋,今年的洋芋个而大。一窝有七八个,一个个都是滑溜溜的跟鹅蛋一样圆。杨忠挖的起劲,他在兴头上,根本没发现别人在...

  • 心和手

    心和手 欧亨利 在丹佛车站,一帮旅客拥进开往东部方向的BM公司的快车车厢,在一节车厢里坐着一位衣着华的年轻女子,身边摆满有经验的旅行者才会携带的豪华物品。在新上车的...

  • 窃贼

    窃贼 【法】阿康帕尼尔 是的,我是个窃贼。老头伤心地说,可我一辈子只偷过一次。那是一次最奇特的扒窍。我偷了一个装满钱的钱包。 这没有什么稀奇的。我打断他道。 请让我...

  • 遇见或者离开(短篇小说)

    遇见或者离开(短篇小说) 作者简介: 袁炳发,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黑龙江省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哈尔滨市作家协会副主席。1984年开始创作,在《中国作家》《十月》《大家》...

  • 楼道里的灯光

    楼道里的灯光 祥和单元一共住着三户人家。他们共用一个楼道,每层楼道里都有一个公用门头灯。每当有人上楼,只要轻轻蹾一下脚,那灯就会自动亮起。 按规定,每个门头灯由所...

  • 引蛇出洞

    引蛇出洞 佚名 明万历年间的一个中秋,徽州府城内发生一起凶杀案。知府率领捕快赶到现场,见一人横卧当街,胸前插着一把刀,双眼紧闭,奄奄一息。看他的衣着,是商人打扮,...

  • 南风往事(小说五题)

    南风往事(小说五题) 作者简介: 邓洪卫,1972年生,现居盐城。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金融作家协会理事,鲁迅文学院第二十九届高研班学员。发表中短篇小说及小小说100余...

  • 微商

    微商 柳轻盈 小梁一步又一步不劳而获,实际是不停地透支生命 小梁自从上了高中后,就对学习失去了兴趣,有时下定决心要学习,可到时又止不住心猿意马,时好时坏。 高三时的...

  • 劫持风波

    劫持风波 陈志宏 好一出苦肉计! 警察张雄是一个大忙人,三天两头不着家,将近三十岁了,连一个女朋友都没有。好不容易抽出空儿来,跟几位女孩约会,却不解风情,净说一些...

  • 没有名字的男人

    没有名字的男人(短篇小说) 方妹子是我婆家屠夫大哥的徒弟,但我那帮湘北的婆家人并不承认这一点。那次我去婆家,饭后听他们的闲聊,大哥说,方妹子昨天来得迟了些,吃酒...

  • 这个保安很烦人

    这个保安很烦人 王槐兰 余智是一家公司的保安,经常值夜班,守卫着公司的保险柜。他很尽职,这些年从没有出过事故,公司也因此对他褒奖有加。 这天晚上,又是余智一个人守...

  • 葱花王爷

    葱花王爷 贺显锋 前些年,赵二靠倒运煤成了土豪,可在不短的时间里煤价一直走低,赵二就想另辟门路,最近他出重资将山脚下的一家饭店盘了下来。赵二早就发现,因中央对吃喝...

  • 穿行(短篇小说)

    穿行(短篇小说) 作者简介: 贺点松,男,1967年生,现任教于河南省渑池县一高,中学语文高级教师。大学时代开始文学创作,已在《莽原》 《大观东京文学》 《牡丹》等刊物...

  • 情谊青涩时

    情谊青涩时 剑走偏锋 上初中时,我是学习委员,并且是学校合唱团的领唱,体育、美术比赛我都拿过奖,所以在学校里我算个小名人。那时我人小,可虚荣心却不小,走路昂着头,...

  • 丞相嫁女

    丞相嫁女 白鹤 这一日,吏部侍郎韩亮正在驿馆看书,就见衙役来报:韩大人,张丞相有请。明朝不设丞相,改为首辅。但人们叫惯了,仍称首辅为丞相。 韩亮不敢怠慢,急忙赶赴...

  • 父亲的手艺(中篇小说)

    父亲的手艺(中篇小说) 尚培元 【词目】 手艺 【读音】 [shǒu y] 【释义】 手工劳动者以双手或与简单的工具相配合所产生的手工技艺和艺术。 【引证】 唐代柳宗元《梓人传...

  • 他和她

    他和她 钱雪冰 沿着楼房的水管爬到K座四楼,对他来说是小菜一碟,从四楼再进入没关严窗户的厨房间,对他来说更是小菜一碟。 这是凌晨三点,万籁俱寂。他双脚在四楼厨房轻轻...

  • 大鱼

    大鱼 安石榴 镜湖里有大鱼,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大鱼,不是一两米的大鱼,而是三四十米的大鱼,像往来的游船那般大小。有关镜湖大鱼的传说虽不及喀马斯湖大鱼影响广泛,但也是...

  • DNA鉴定(短篇小说)

    DNA鉴定(短篇小说) 作者简介: 晁跃仙,笔名晁耀先,女,三门峡市陕州区大营镇温塘村人,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种过地,教过书,进过工厂,现为私营企业业主。2006年开始...

  • 能帮就帮

    能帮就帮 覃恒程 夜晚,田嫂正在公园散步,忽然旁边传来一阵轻微的声音:打劫打劫田嫂猛地一侧身,只见一个姑娘斜躺在路边的草坪上,她面色苍白,身子还直哆嗦。田嫂急忙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