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送彩金的平台大全 > 文章阅读 > 情感文章 > 列表

送彩金的平台

  • 老柿树

    大风吹过山梁,是谁正走在回家的路上风啊,你若从我的故乡吹来请告诉我,村口的老树下是否站着我老娘大风吹过山梁,是谁跪倒在回家的路上风啊,倘若你能一路吹到我的故乡去...

  • 那一年这一天

    时钟转了一圈又一圈,岁月过了一年又一年。高考对于每一个莘莘学子来说都是刻骨铭心的。它是人生的一个拐点,也是人生的一个结点。 25年前高考的前三天,我们举行了班级毕...

  • 魂石

    在我们村子,人们普遍相信,人有七魂六魄。 小时,常常跟外婆去河里洗衣服,外婆洗大衣服,那些袜子、裹兜、手帕之类的小物件便让我来洗。而我总是未能完整地洗完一件东西...

  • “守吃”的奶奶

    民以食为天。吃饭对一个中国家庭来说是头等大事,尤其是上有老下有小的一个大家庭。用奶奶的话说,守住了吃,就守住了家。 奶奶生于1922年,今年已经95岁高龄,她是方圆十...

  • 放手

    站在十六楼的阳台上,隔着玻璃,楼下的一切是那么渺小。早上路上的行人稀稀落落,车子像大一些的儿童玩具车,远处的河流像一条玉带给丹江公园增添无限魅力。 怎么还不见她...

  • 村人老顺

    老顺是我曲里拐弯的亲戚。他一辈子闲游戏耍,逍遥自在。 他有三个女儿,大女儿和小女儿都嫁了出去,二女儿在家招人上门。 老顺也就没有修建房子,他和老伴种了一点地,收下...

  • 故土湾沟记

    1 记忆中,我爷是一个会折腾、也能折腾的人。年轻时从湾沟来牧护关做长工,买了姓南的地,落户到了秦茂。他改变了生存环境,也改变了自己的人生轨迹。在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

  • 母亲的风箱

    炊烟几乎散尽,风箱离我们逐渐远了。然而对于母亲,风箱始终是她心中的一个结,不曾消失。 解放前,父亲参军后,母亲一个人过活。我的几位父辈分家时,母亲只分到两个带豁...

  • 初雪

    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来了,簌簌地落下,起初不是雪花,只是一粒一粒的雪沙,落在羽绒服上就滑了下去。 银杏树终于落光了金黄的叶子,留下一地金黄,映衬着洁白的雪,引来好...

  • 传递善意

    家在山区的同学经常邀我去她家玩儿,趁着周末有空,我们几个在省城工作的高中同学就一起去了。那时节,山区乡下刚刚过了收获的季节,有很多好吃的。同学很热情,恨不得把家...

  • 美好的期盼

    周末回老家之前,我收拾了一些旧衣物,准备送到乡下的姨妈家,她的孙女正在读初中,个头儿不小,恰好能穿上我的衣服。 到达之后,看到女孩儿穿着我去年送给她的羽绒服,睁...

  • 想起爬树

    爬树,是我们人类先祖摘取果实、逃避洪灾和猛兽追捕等等,所具备的一项最基本和原始的生存技能。父亲那时,在我们仅有二十几户人家的老朋沟生产队里,曾经算得上是绝对的爬...

  • 核桃,滚落的记忆

    小时候,每到过年,我们都会玩一种叫做丢核桃窝的游戏。因为只有等到过年时,大人们才散发一些核桃给我们。 游戏很简单。在紧挨着墙根的地上挖一个土窝,参加游戏的人议定...

  • 金陵忆事

    因好友在金陵寺工作,也因此对金陵寺镇比较熟悉,但是记忆中的金陵寺镇以上的地方离我们有好远。记忆来自于我人生第一次远行。小学五年级那年放暑假,心血来潮就和同村的一...

  • 故土情怀

    王大叔是王巷村的老住户,好几代人都在这里生活,传到他这一辈,已经是第九代了。据老辈人讲,王家的祖先是从山西大槐树逃荒过来的,到王巷子村后,发现这里山清水秀、土地...

  • 老王的幸福生活

    老王,名来顺,今年六十岁。他不善言谈,有点木讷,不太会表达爱,从来不会给孩子们讲故事,也不会逗他们开心。老王家教甚严,虽然言短,却是说一句顶一句,两个娃小时候,...

  • 周庄的腊月

    周庄里的阴坡,厚厚的雪,还没有消的意思,却忽然洋溢一种暖乎乎的感觉。 这股暖流是庄子里,母亲那一辈的老人们最先感受到的。 腊月来了!不知是谁就这么说了一句。整个周...

  • 迎春挂钱

    在老家,贴挂钱非得选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不可,腊月二十八不成的话就二十九,或者过年那天上午。天公作美,挂钱迎春,在风里英姿勃发,来串门的亲友一进门,看见色彩斑斓悦...

  • 年是一根亲情线

    一脚踏进腊月的门,年就生了翅膀,嗖地一下,落在了枝上。 出门在外,相熟或不相熟的人谈论最多的是:嗨,过年回家吗?票买着了吗?平常天气玩乐这类的话题淡出了日常。回...

  • 过个幸福年

    小时候,春节这段时光是最快乐的。 小孩小孩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腊八粥的余香犹在,乡村的年味就一天比一天厚重起来。打扫卫生、蒸年糕、蒸馒头,样样不少,少了一项...

  • 喜获“新春团圆奖”

    春节,携全家回到了几千公里外的老家父母身边过年,虽然中途倒了好几次的火车和汽车,奔波了几个日日夜夜,与亲人在一起也只有短暂的一周时间,但回家团圆的温馨让我久久难...

  • 年年有鱼

    我和姐姐们都喜欢吃鱼,所以每年过年,父亲都要买几条鱼炖给我们吃。农村老家没有河流湖泊,鱼肉比较贵,所以一年之中也就过年才舍得买鱼。 母亲不会炖鱼,每年从买鱼到炖...

  • 父亲与春联

    红红的春联贴门上,是春节一道亮丽的风景,也是许多人心中美好的记忆。 从我记事起,每年临近春节,父亲就义务给别人家写春联。当时,父亲是一名小学教师,许多乡亲喜欢父...

  • 过年那顶皮帽子

    过年了,妻子给六岁的儿子买了一件羽绒服,见到的人都说好看,儿子也很得意,但最吸引我的是上面带着的帽子外观是皮的,边沿一圈长长的绒毛,既挡风又暖和,这让我想起了自...

  • 特殊的除夕

    1993年的除夕,我至今难忘,因为我做了一件好事。 那时,我还在病房当男护士,护理没有被家人接回家过年的十几名精神疾病患者,因为人手少,我又离家比较近,所以领导安排...

  • 马背上的少年

    儿子问我:爸爸,什么时候过年啊?我盼了好久了,怎么还不过年? 我说:快了,你为什么盼着过年呢? 过年了,你和妈妈就有时间陪我去滑雪。从长长的坡顶滑下来,就像骑着赤...

  • 春节前理发忆旧

    过年都要理发,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过年也要讲究个新气象,置办一身新衣服要费点劲,头发理个利索点还是可以办到的。过年前把头发理好是一件大事。俗话说,有钱没钱,不连毛...

  • 小发夹的幸福光芒

    我有一个小发夹,我一直都珍藏着它。每每看到,总会让我想起往事来。 那年冬日的一个傍晚,我去小卖部买东西,见有一些人在忙着搭戏台,原来村里来了耍把戏的。 第一个出场...

  • 没有一朵花开得那么容易

    不久前,听一位写手圈里的大咖讲课,她本来有着不错的工作,一年前因为母亲生病需要照顾,只好辞职回家,在精心照料病人之余,她也在苦苦寻找自己的出路。 一次偶然,她在...

  • 夜探福利院

    连州福利院在城南郊外,我时常奔跑于城区与福利院之间,因为福利院里住着我年迈的太婆。 太婆入住福利院快接近2年了,我每每去探望太婆,多是晚上时分。乘着月光,驱车前往...

  • 天下无处不故乡

    人生有许多遇见,说巧遇,一定是欢喜的相逢,如果是不愉快的事,我们说是遭遇。茶话,我立足于说愉快的事,有趣的事,倒不是因为人生无悲苦,问题是,若事情已过去而又无法...

  • 情了账未了

    逛街时,遇到从前的旧同事小轩,一向喜欢追求时尚的她,头发凌乱,脸色憔悴,我关切地问道:你怎么了?她叹了一口气说:我跟他分手了。三年前,小轩出差时,偶然结识了一位...

  • 乡村戏事

    走出乡村,记忆中总会留下什么。我最忘不掉的,便是乡村的戏事。 乡亲们天天在地里耕作,一旦闲下来,生活中就缺少很多东西。晚上打谷场上要唱戏了,老老少少安闲的时光里...

  • 挤“油渣”,暖烘烘

    昨天,一位儿时的伙伴到家中小坐,进屋来,脚踩在铺有地暖的地板上,他哈哈大笑:呵,不要挤油渣了呀。我也忍不住笑,儿时挤油渣的画面又浮现到眼前。 孩时的冬天,似乎比...

  • 寄份孝心回家

    每每春节临近,总是忐忑不安。北漂京城,游学北大,转眼已经20年,回家与父母一起过年,却是我的奢望。不是我不想念父母,也不是我不懂孝道,更多的却是无奈。 想当年,远...

  • 在西雅图看春晚

    对于我来说,1999年的春节极为难忘。因为,那年的春节我在美国的西雅图度过。之所以到那么远的地方,是因为高考落榜,无心复读,跟随表弟飞出国门,到西雅图一个名叫甘波港...

  • 煮年

    很多人都说读书不能囫囵吞枣,要煮,只有煮才能烂熟于胸,才能体会通透。过年也一样。过年不能只过形式,也应该煮,只有煮才能入味,才有品味。才能回味。 各种风俗习惯是...

  • 私家轿车

    我老家,太行山跟儿一个小村,一贯是山多,树多,石头多,人少,车少,噪音少;安安静静,像一处世外桃源。只是,这两年渐渐有轿车沿着七拐八绕的盘山小道开进来。一开进来...

  • 一路奔跑

    6点。天还漆黑一片,冬日的天亮得比较迟。林平穿上了一身运动装,开始了他又一天的奔跑。 五年前,林平来到这里,这个刚刚建设中的商务区。那时,这里还是个泥地,密密麻麻...

  • 从岁月深处微笑走过

    不知从何时起,开始喜欢捡拾一些散落于青城任意角落的记忆碎片,串起一叠浅色的往事还原成情窦初开时的回眸一遇在昔日重现的每一处旧街老巷。无需伫立许久,只要将心扉静静...

  • 乡村又闻捣衣声

    嘭嘭嘭的声音,把正在做着早晨美梦的我吵醒,揉揉惺忪的眼睛,顺手拉开窗帘,一缕金色的霞光倏地挤进屋子来。放眼望去,只见一泓碧水,两岸绿荫,窗下河边的石板上,女人们...

  • 火炕

    未来,总能带给人无限的憧憬和期盼,因为在每个人的心中,都会有许多美好的愿望,希望这些愿望都能在未来里一一得以实现。过去,总会让人留恋,因为在过去我们曾留下了无数...

  • 年画

    集市上,卖年画的总是占住巷子里某户人家的一堵墙,在墙上钉钉子,钉子之间拉上麻绳儿,用夹子把做展示的画儿夹住,一夹就是半面墙,吸引南来北往的客。 年画前总是挤了一...

  • 一张报纸追了十里地

    十年前,我刚开始集报。因偏居皖南山区小城,加之当时有着同样爱好的朋友不多,所以每收藏一份报纸对我来说,都是极不容易的。彼时,我正在收藏地市级党报系列。 一天下午...

  • 芳华

    凌晨时候,小张发微信我,一个他的好朋友去世了,留下角膜,心脏等器官给了余下等待着重生的人们。 奶奶去世的时候,那时候还是穿着昌黎路小学校服的我,站在老家院子里,...

  • 母亲的地图

    远在北京工作的表弟,是姑姑心头最大的牵挂。有一次,我去姑姑家,发现她正在手机上查看北京天气,于是便问她:查这个有用吗?湖南离北京一千四百多公里,天远地远,即使下...

  • 小巷里

    我租住的屋外,是一条不足百米长的小巷子,巷子的外头,是一条横过的繁华商业街。每一天的晨起,我都会从寂静的小巷子里走出,然后又走进那条车水马龙的繁华商业街,一直走...

  • 浮山井仔

    村里有一个长辈说过,他年轻时,有一次和两个族弟挑芒果去浮山圩卖,却卖不出去,本来靠卖芒果后吃饱午饭再返回,泡汤了。他们向一户人家讨了一个咸萝卜,掐成三截,每人一...

  • 我的大学梦

    那是一年大学季。 看着一个个踌躇满志的青葱学子走入考场,又看着他们获知金榜题名时的欣喜劲儿,再想像他们不日就要收拾行囊走进心仪的大学,我不由伤感地想起自己当年的...

  • 老地方

    每个人的生命中都有一个甚至多个梦牵魂系、难以割舍的老地方。 那地方也许是城里的一条小巷,也许是乡间的一个小村庄,也许是一片林间空地,也许是一片寂寂河滩那里可能是...

  • 为生活打赏

    父亲退休后,利用闲暇时间,将自家宅院东侧的半亩空地开垦出来,按时令特点种上一些大豆、玉米之类的农作物,还在边边角角处撒上了各种蔬菜的种子。这样一来,我家一年四季...

  • 霜花白

    在某一个有雾的日子,霜就下了,像撒了一层薄薄的盐,风变得生硬了,给热乎乎的脸来点儿刺激。走在旷野里,有一种缩手缩脚的感觉。 霜打过的青菜,如浆洗过的衣服,摸起来...

  • 财富

    那天晚上我给女朋友打电话,她说话吞吞吐吐,有些敷衍的味道。我很纳闷,过去可不是这样的,每次通电话,都好像有说不完的话。这次是怎么啦?就问:是不是说话不方便?她嗯...

  • 老屋情怀

    多少次,在梦里,我凝视着那扇古旧的木门。岁月的风风雨雨,在它身上留下了斑驳的印记。在梦里,她却逐渐地温润起来,闪着轻灵的微光。那门环惹铜绿的寂寞光景触动我心中的...

  • 野摘记

    当我把采摘五味子的视频发到朋友圈,大家欢呼羡慕之余,都说等我泡好酒,要一起享受那玫瑰色的梦。我说:来吧,此去经年,我有一壶酒,可以慰乡愁。 国庆长假,我和妻回老...

  • 我是你永远的凹

    又一次和他发生争吵,电话这头的我口不择言,所有绝情的话都一股脑地倒向了他。我喋喋不休地说着,忽然间我听到对面没了声音,我以为他把电话挂掉,正准备发火,这时他在电...

  • 马嵬驿的岁月

    曾无数次读温庭筠的《马嵬驿》,诗中讲述的只是马嵬之变,仅一历史事件而已。李玉刚那真假声的马嵬坡下愿为真爱魂断红颜,也只是一句歌词。 我来到马嵬驿,是一个骤雨初歇...

  • 闲话包书皮

    转眼间漫长的暑假就结束了,呆在家里疯玩了两个月的儿子也开始收心了,将暑假作业收好去学校报名,一到学校才发现假期里学校进行装修了,整个校园面貌焕然一新。看着校园里...

  • 忆小胜

    夜阑人静,万籁俱寂,几经辗转反侧,难以酣然入睡。独坐于窗棂前,望着静谧浩瀚的夜空,看着不计其数的点点繁星,勾起了我对小胜的美好回忆。 小胜是梅州市丰顺县属下的一...

  • 乡村之火

    离开乡村久了,总也忘不了儿时把玩过烘烤过的乡村之火,那快乐的喷香的火焰,还有火中诱人垂涎的美食啊,常常烘暖我的心房,让我重返故乡,回到从前 灶火。是最寻常的乡间...